滾動 排行 RSS訂閱 在線投稿
首頁 > 首頁 > 傳真 > 正文

騙捐死者器官黑幕不查清 醫生會不會成“殺手”

原標題:騙捐死者器官黑幕不查清 醫生會不會成“殺手”

文 | 令狐卿

澎湃新聞8月14日報道,揭露安徽蚌埠懷遠縣人民醫院發生的一樁器官移植地下交易,該院ICU主任楊素勳以正當器官捐獻名義欺騙病患,私自摘除腦死亡病人的雙腎雙肺,家屬起疑後向縣紅十字會求證,被告知不是正規器官捐獻,是醫生個人行爲。目前6名醫護人員以涉嫌侮辱屍體罪被逮捕。

(懷遠縣人民醫院 圖片來源:澎湃新聞)

被楊素勳相中的腦死亡病人名叫李萍,53歲,因爲家庭紛爭,被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大兒子用斧頭砍中腦部,送到懷遠縣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搶救。病例資料顯示,2018年2月15日淩晨,李萍處于腦死亡狀態,自主呼吸消失,生命垂危。

醫師楊素勳在病例寫下,“告知家屬隨時有心跳驟停可能,患者家屬表示理解,要求放棄治療”。當天,楊素勳以正規捐獻器官爲名,說服李萍家屬填寫了一張《中國人體器官登記表》,並在2月15日摘除了李萍的腎和肺。楊素勳還以“爭取到國家最高補助”名義,給病人家屬20萬元。

李萍家屬真的以爲器官是正規的捐獻,但有細心的家屬發現那張《中國人體器官登記表》不對勁,等級單位和編號都是空白,並且沒有印章。李萍小兒子石祥林去北京尋求答案,找到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,在系統裏完全查不到母親的捐獻信息。石祥林意識到被楊素勳欺騙了。

石祥林2018年6月向懷遠縣衛生行政部門舉報,楊素勳托中間人給他送來46萬元作爲“封口費”,並向縣調查組如實反映了情況。今年4月,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進駐安徽,第二小組進駐蚌埠,石祥林帶著材料去督導組舉報,幾天後,警方正式立案,抓了包括楊素勳在內的6名醫護人員。

懷遠縣人民醫院在職醫生、且是ICU負責人操縱參與器官假捐獻,無論是黑市交易人體器官行爲,還是其惡劣後果,都讓人不寒而栗。對警方來說,僅僅查辦人民醫院的執行者並不夠,還急需查清楚這樁黑市交易的整個鏈條,這不是懷遠縣的事,它甚至可以看作是在全國範圍內打擊、整治器官交易地下黑市的典型。

我們還原時間線可以看到,這次地下器官的交易發生在受到信賴的縣人民醫院,是正規醫生直接操作,它充分說明一個事實:器官交易的地下黑市網絡中,不只是那些信譽極差的民營醫院參與,正規醫院也有份參與,而且在國家正規捐獻的名義下,堂而皇之地進行,這說明某些關鍵的監管環節完全不設防。

警方屍檢報告記載了李萍“捐獻器官獲取見證記錄”,上面顯示,器官獲取5天後的2018年2月20日,北京一家醫院在移植手術前對李萍的肝髒進行了病理檢查;2018年2月24日,天津一家醫院對李萍的雙側腎髒,也進行了移植前的病理檢查。

(家屬簽名的《中國人體器官登記表》,登記單位和編號均是空白,也未蓋印章。 圖片來源:澎湃新聞)

這信息說明了一個毛骨悚然的事實:李萍的雙腎和雙肺被摘取後,像商品一樣擺在懷遠縣人民醫院待價而沽,楊素勳相當于趁人之危獲取了值錢的人體器官,在全國範圍內尋求買家。這從側面推導出一個事實,在正規而緊缺的官方器官移植系統外,存在著一個半公開半地下的器官流通網絡。

無論是從楊素勳的娴熟操作,還是其下遊買家的准確定位、專業手法看,這起黑市器官買賣都不像是個案,更不像是偶發,它隸屬于地下器官交易暗網的一部分。這是一個上下遊協調完成、默契進行交易的完整網絡。

可怕的正是這一點。

李萍是不是楊素勳的第一個“商品”,他是不是地下黑市交易的慣犯?懷遠縣人民醫院是不是發生過更多的類似李萍的事件,ICU到底是治療重症病人的病房還是聯通全國器官交易黑市的有機部分?在楊素勳摘取李萍器官拿去賣的這件事中,縣醫院、縣醫政部門有沒有責任,該負什麽責任,哪些人該負責,都應該被查清楚。

警方現在以侮辱屍體罪逮捕楊素勳等人,如果到此爲止的話感覺有大事化小的嫌疑,因爲在這起惡性犯罪中,楊素勳作爲器官供應商,他的下遊是誰,那些來對李萍被摘取器官進行病理檢查的醫院和醫生又是誰?

楊素勳不是一個人在進行器官黑市交易,這是一個分工明確的鏈條,只抓楊素勳、或懷遠縣人民醫院的相關人,卻忽視借這個事件起底整個黑市鏈條,是絕對不應該發生的。

(醫院ICU外面走廊上,還挂有醫師楊素勳的宣傳資料 圖片來源:澎湃新聞)

除了這個黑市鏈條之外,楊素勳所做作爲——無論他是黑市交易的要角還是喽啰——之所以像魔鬼一樣可怕,還因爲這種行爲的嚴重影響:

第一,對住進楊素勳治理下的ICU病患來說,很有可能不再被當作努力救活的病人,而被視作有利可圖的器官資源。會不會明明可以救活,卻故意往死裏治,然後以慈祥面目出現,趁家屬負擔高昂的醫療費的弱勢,提出器官移植可以緩解經濟壓力的要求,從而攫取器官交易黑市最寶貴的資源。

第二,這件事爆發,會嚴重打擊社會上對遺體和器官捐獻的積極性。因爲人們將有理由擔心,他們會被欺騙,捐出的器官會被當作商品買賣,等同于他們將親人“零售”給黑惡的地下交易市場,想必誰也不會容忍這種事發生在自己和親人身上。

從李萍家屬只能尋求中央督察組才能讓楊素勳歸案的事實,有更大的擔心也是有情可原的。徹查楊素勳案,一個標志就是必定要徹查其背後的器官交易黑市,揭露上下遊整個器官買賣鏈條——這不只是侮辱屍體的罪行,而是一個重症病人如何變成器官交易黑市中零售商品的問題。

這個問題必須有答案,絕對不能敷衍

  • 微笑
    微笑
  • 流汗
    流汗
  • 難過
    難過
  • 羨慕
    羨慕
  • 憤怒
    憤怒
  • 流淚
    流淚
責任編輯:紫萱
複制網址 打印 收藏
0

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

網友評論
  • 浏覽
  • 評論
新聞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