滾動 排行 RSS訂閱 在線投稿
首頁 > 娛樂 > 娛評 > 正文

《地久天長》:三個小時三十年,中國人的故事都有了

上世紀80年代,改革開放初期,北方的大工業城市包頭生活著普普通通的三家人。

耀軍和麗雲,英明和海燕,以及新建和美玉。

這三家人都在一個廠子工作,也都在一個廠區生活,他們年齡相仿,他們也意氣相投。

耀軍和麗雲生了一個兒子,英明和海燕也生了一個兒子,兩家人本來關系就好,又因爲兩個孩子是同一天生的,就互相認了幹爸幹媽。

改革的春風從南邊刮了上來,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新事物,喇叭褲、手提錄音機、還有夜晚降臨之後的舞會。

真是好一派的新氣象。

只要時間夠長,生活總會有戲劇性的起伏轉折,新建趕上了嚴打被抓了,上面把黑燈舞會給定性爲了聚衆淫亂。

美玉走了,南下廣州。

臨走前,向新建要了個准話。

改革的春風,不僅可以帶來新事物,也能帶來新政策。

國家不讓生了,計劃生育成爲一項基本國策了。

可偏偏這個時候,耀軍和麗雲要懷上了,他們的好朋友海燕正是負責管計劃生育的領導。

耀軍是好想把孩子生下來,終究還是大勢所趨,對抗不了整個時代,麗雲就被海燕強行帶到醫院做了手術。

手術不是很成功,麗雲落了終生不孕不育。

從此,兩家人之間有了膈應。

計劃生育來了,下崗潮也跟著來了。

“我不下崗誰下崗”。

那一年,麗雲被強行做掉了孩子之後,獲得了個廠區的“生育先進”的稱號。如今,先進不下崗,誰又下崗呢?

有時候,人活著真是窩囊,可更窩囊的是你還不敢說自己活得窩囊。

麗雲被下崗了。

世事總是在變遷。

孩子們,也大了,會玩耍了。

他們打遊戲,他們鑽窯洞,他也去水庫邊。

怎麽能去水庫邊呢?

還沒等耀軍和麗雲反映過來,他們的孩子又走了。

耀軍和麗雲再也沒有孩子了。

一系列的打擊之下,耀軍和麗雲悄悄地走了,先是去了海南,後來又漂到了福建。

耀軍是吃饅頭的肚子,可去的都是吃米飯的地方。

耀軍的姐姐想著耀軍兩口子再怎麽著也不能沒了後,于是就去福利院幫耀軍領養了一個孩子。

耀軍兩口子本來不想要孩子,可姐姐說這孩子長得像他們死去的兒子,耀軍兩口偷偷地跑回包頭一看果然像自己死去的兒子。

于是,他們辦理領養手續之後,就帶著兒子南下了。

他給這個孩子改了名字,叫星星。

那是他們死去的兒子的名字。

人生就是短短的幾個瞬間,轉眼間星星長大了,好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他變得悶悶不樂,每天就是想著逃出這熟悉的生活。

他和殺馬特機車男混到了一起,耀軍和麗雲也管不住了,畢竟不是自己親生的,只能放手了讓他去了。

耀軍安慰麗雲。

“還有什麽我們不能面對的呢?”

星星走了。

可能再也不回來了。

這無疑就是耀軍和麗雲的第三次喪子之痛。

當年和星星一起在水庫玩耍的還有英明和海燕的孩子浩浩,再加上上一個計劃生育的事,所以這些年來海燕的內心一直被懊悔和自責占據著。

還有英明的妹妹茉莉早年間也和耀軍一家關系很好,她在工廠實習的時候是耀軍給她做師傅。

她應該很早就愛慕著耀軍,耀軍就是她性啓蒙的對象。

這麽多年過去了,她還是忘不了耀軍,跑來福建見耀軍,說是自己要去美國了,想來見見你和嫂子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她又來了,說是自己懷孕了,孩子是耀軍的,這下剛好滿足了她多年的夙願。

她想給耀軍生個孩子再走。

耀軍對她說。

“我和你麗雲嫂子現在都是爲對方而活,她再經不起任何折騰了”。

他沒要孩子,她走了美國。

海燕要死了。

臨死之前,耀軍和麗雲回到了闊別二十多年的包頭。

海燕握著麗雲的手抽泣著。

“麗雲,我們有錢了,不怕了,你可以生了。”

海燕的兒子也長大了,他在大醫院工作,名字叫浩浩。

浩浩跟耀軍和麗雲說。

他當年推了一把星星。

這件事情好像一棵樹種在了他的心裏,他長大了樹也跟著長大了,現在快要撐破他的身體了。

他必須要說出來了。

浩浩說出來就好了,反正耀軍和麗雲二十年前就懂得保護剩下的這個,不僅他們不提這件事,也囑咐英明和海燕不要在浩浩跟前提這件事。

耀軍和麗雲給星星掃墓,浩浩打電話過來,說是媳婦生了,是個兒子,帶把的。

星星也回來了,他直呼著劉耀軍的名字,還跟麗雲講,他還帶了一個女朋友一塊回來了。

三十多年過去了,這三家人都沒能跑過時間,沒留住的終究是沒有留住,留住的留著留著就是地久天長。

  • 微笑
    微笑
  • 流汗
    流汗
  • 難過
    難過
  • 羨慕
    羨慕
  • 憤怒
    憤怒
  • 流淚
    流淚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胸肌 姚明 扣子 上衣 表演
複制網址 打印 收藏
0

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

網友評論
  • 浏覽
  • 評論
新聞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