滾動 排行 RSS訂閱 在線投稿
首頁 > 首頁 > 傳真 > 正文

向167萬余人放貸逼交“砍頭息” 特大套路貸團夥被抓

向167萬余人放貸逼交“砍頭息”

特大“套路貸”團夥被泰州警方破獲197人落網

□ 本報記者 丁國鋒

□ 本報通訊員 吳勁松

江蘇省泰州市姜堰區公安局曆經6個多月缜密偵查,一舉成功摧毀一“套路貸”犯罪團夥,抓獲團夥成員197人,查封、凍結涉案資産總值22億余元。該團夥自2017年至2019年短短兩年間,先後累計向不特定對象167萬余人放款891萬余次,初始放款近17億元,循環累計非法放貸170億余元,非法獲利23億余元。

該案是泰州警方在“掃黑除惡”專項鬥爭大背景下,結合“淨網2019”專項行動打擊新型網絡犯罪實現“數據賦能”優勢,在公安部、江蘇省公安廳統一部署和直接指揮下,聯合多地警方開展跨區域警務協作的一個重大案例。

令人觸目驚心的是,該案犯罪團夥通過在貸款時收取“砍頭息”以及要求貸款人繳納高額“逾期費”,采用各種“軟暴力”甚至極端危害受害人心理的手段催債。有受害人因深陷網絡“套路貸”、多次被騷擾而含恨自殺。

“軟暴力”催收貸款牽出“套路貸”案件

2018年12月17日,姜堰區公安局接到該區張甸鎮居民李某報警:其于2017年6月至8月先後在“極速錢包”網貸平台借款,並用“借新款償還舊款”,債務從開始的1360元逐步累高至1.5萬元。

在隨後的日子裏,李某及其家人受到了對方瘋狂威脅和騷擾。“你都無法想象,他們使出了什麽損招。”報案時,李某想起受到的侮辱、威脅和騷擾露出一絲恐懼。

警方偵查時發現,在實施瘋狂騷擾中,李某家人的身份證頭像被PS成不堪入目的淫穢照片,並發送給李某的堂姐等家人逼迫其就範。

而這一切,是早在李某借貸時,犯罪分子就想好的“後手”。李某說,在欠款後,其親朋好友被催收公司打爆電話,其才回想起來原來在App上操作貸款允許App獲得通訊錄權限的時候,其全部通訊錄就被App獲取了。不僅李某本人遭了罪,還殃及親友。

“這是典型的‘套路貸’,盡管發生在我們本地的僅接報一起,但社會危害性非常大,必須一查到底!”姜堰區副區長、公安局局長曹祥在聽取案情彙報後當即決定立案偵查。

深入研判查出放貸公司和催收款公司

“我們通過‘極速錢包’平台,從查詢資金流和信息流入手,很快就查到了位于上海市的‘上海夢浣網絡科技有限公司’(以下簡稱上海公司)等多家公司以及位于安徽省合肥市的催收款公司‘安徽華縱佳訊科技有限公司’(以下簡稱安徽公司)。”姜堰區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陳家鎖介紹說,上海公司通過開發App運作網貸項目,實施非法放貸,警方初步查明的App就有10多個,盡管App名稱各不相同,但是運作模式基本一致。通過初步偵查,發現該放貸公司和催收公司涉嫌“套路貸”犯罪。

一個人員衆多、組織嚴密、架構龐大、管理嚴格、分工明確的“套路貸”犯罪團夥逐漸浮出水面。警方經過缜密偵查發現,上海和安徽兩家涉案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都是浙江瑞安人虞某,犯罪團夥分工作案,由上海公司負責放貸,安徽公司負責催收。

2019年3月25日淩晨,結合“淨網2019”專項行動相關要求,泰州市局、姜堰區局兩級公安機關抽調精幹力量,分赴上海、合肥對該犯罪團夥展開收網。包括虞某等核心成員在內的197名犯罪嫌疑人悉數落網,其中現場查獲涉案數據達數百T。

犯罪團夥深玩“套路”迫繳“砍頭息”

警方查明,爲保證非法放貸資金回籠,獲取更大非法利益,2017年6月,虞某成立安徽公司專門從事催收貸款及逾期産生的高額費用等工作。2018年8月,虞某提供5億元資金,新成立上海公司,指使莊某等骨幹成員負責“7⋅14高炮平台”項目非法放貸。

該犯罪團夥“套路”深,首先是在發放貸款之初就要以各種服務費爲名收取高達15%至30%的“砍頭息”,從中牟取非法利益。在受害人逾期後,不斷升級催收方式,逐級采用打電話、發短信、電話轟炸、發送侮辱話語、PS淫穢照片等手段,對受害人及其家屬朋友進行持續騷擾、威脅、恐嚇,迫使受害人繳納“砍頭息”、虛增的高額“逾期費”。

“數錢數到手發軟,獎金拿到心發慌”。據了解,虞某還通過向骨幹成員發放巨額獎金和提成拉攏人心、穩定組織。僅2017年至2019年1月,虞某就發給莊某獎金6800萬元、發給陳某獎金1300萬元。據陳某供述,巨額獎金一直存在銀行卡內不敢使用,就連家人都不敢告訴。

“套路貸”害人輕則破財重則家破人亡

該犯罪團夥人數衆多,犯罪影響波及全國,一大批受害人被逼無奈,爲償還“套路貸”債台高築,遭受巨額經濟損失,過著“地獄”般的生活。“遭遇‘套路貸’就是場噩夢,人被逼到精神崩潰的時候,想死的心都有。”受害人李某說。

據陳家鎖介紹,身陷“套路貸”的受害人如果能“破財消災”還算幸運,有的受害人爲此家庭破裂,還有的不堪受滋擾而自殺。其中連雲港贛榆區居民陳某向多個網絡貸款平台貸款近20萬元,被收取高額“砍頭息”“逾期費”,後因無力償還貸款,遭到“軟暴力”輪番“轟炸”,2018年4月28日,陳某在與家人失聯多日後,被發現在自己轎車內自殺身亡,年僅34歲。

與此同時,在暴利驅使下,除了越來越多的人受此誘惑,加入或者依附到該産業鏈下,直接踏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外,還變相推動了其他黑色産業的興起。

目前,包括虞某等核心成員在內的197名犯罪嫌疑人悉數落網,警方扣押電腦765台、手機314部,查封、凍結涉案資産總值22億余元,此案正在偵辦之中。

“套路貸”從線下向線上蔓延值得警惕

據了解,泰州市公安局通過全警作戰,形成了信息資源共享、合力偵查攻堅的一盤棋合成作戰模式,爲最終全鏈條打擊提供了堅強保障。

案件偵辦得到各級領導高度重視。公安部派員趕赴作戰一線協調指導辦案,江蘇省副省長、省委政法委副書記、公安廳廳長劉旸多次聽取案情彙報,副廳長裴軍親赴泰州指揮案件偵查,部省市三級公安機關協調優勢資源全力支持案件偵辦。

該案偵辦中也揭露了“套路貸”從線下向線上蔓延的新趨勢,值得各級政法機關和全社會高度警惕。泰州市副市長、公安局局長杜榮良近日在接受《法制日報》記者采訪時介紹,虛擬空間內人員身份查證難度相對較大,犯罪組織人員流動性大,甚至處于動態變化中,該案實施犯罪人數破了泰州市曆史上同類型案件的紀錄。按照公安部關于“雲劍”行動的部署,公安機關將加大打擊“套路貸”犯罪力度,大大壓縮其發展蔓延空間。

杜榮良還認爲,由于線上案件相對隱蔽,面廣量大,司法成本較高,很多地方特別是基層公安機關無力偵辦,導致犯罪分子犯罪成本降低,迅速做大。期待該案能引發社會高度關注,提高民衆警惕性。

  • 微笑
    微笑
  • 流汗
    流汗
  • 難過
    難過
  • 羨慕
    羨慕
  • 憤怒
    憤怒
  • 流淚
    流淚
責任編輯:趙安生
複制網址 打印 收藏
0

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

網友評論
  • 浏覽
  • 評論
新聞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