滾動 排行 RSS訂閱 在線投稿
首頁 > 博覽 > 人文 > 正文

春聯的來曆和其中的趣事

作者簡介:鄭鐵峰,1971年生于湖南甯鄉,中華詩詞學會會員、湖南省詩詞協會會員、嶽麓詩社社員、長沙市嶽麓區詩詞楹聯協會會長、區文聯副主席、《嶽麓詩韻》主編。

說到楹聯,大家並不陌生。它是我國特有的文學形式之       一,與書法珠聯璧合,成爲中華民族絢爛多彩的藝術獨創。楹聯俗稱“對聯”、“對子”、“楹貼”,“楹”本是指廳堂前的柱子,因古時對聯多懸挂于樓堂宅殿的楹柱而得名。

一、楹聯的來曆

撰聯有許多講究。除了字數相等,斷句一致外,還要平仄相對,音韻和諧;詞性相對,位置相同;內容相關,上下銜接。此外,張挂楹聯,傳統做法還必須直寫豎貼,自右而左、自上而下,不能顛倒。與楹聯緊密相關的橫批,可以說是楹聯的題目,也是楹聯的中心。好的橫批在楹聯中可以起到畫龍點睛、相互補充的作用。

早在秦漢以前,我國民間過年就有懸挂桃符的習俗。所謂桃符,即把傳說中的降鬼大神“神荼”和“郁壘”的名字分別書寫在兩塊桃木板上,懸挂于左右門,以驅鬼壓邪。這種習俗持續了1000多年,到了五代時期,人們開始把聯語題在桃木板上。據《宋史●蜀世家》記載,五代後蜀主孟昶“每歲除夕,命學士爲詞,題桃符,置寢門左右。末年(964),學士辛寅遜撰詞,昶以其非工,自命筆題雲:‘新年納余慶 嘉節號長春’。”這是我國最早出現的一副春聯。宋代以後,民間新年懸挂春聯已經相當普遍,王安石詩中“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”之句,就是當時盛況的真實寫照。由于春聯的出現和桃符有著密切聯系,所以古人又稱春聯爲“桃符”。到了明代,人們才始用紅紙代替桃木板,出現我們今天所見的春聯。清代,文人學士無不把題聯占對視爲雅事。書家們樂于以此酬應贈答,文人也喜歡將此雅懸齋壁,撰寫楹聯蔚然成風。楹聯還傳入越南、朝鮮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國,這些國家至今還保留著貼楹聯的風俗。

二、 神荼和郁壘

孟昶所書的這副對聯是題寫在桃符上的。題桃符乃古時風俗,元旦(即今春節)那天用桃木板寫上傳說中的“神荼”、“郁壘”二神名,懸挂門旁,以驅鬼避邪。關于兄弟倆的故事有兩個版本:

其一,據《山海經》記載,傳說商末周初,度朔山上生有奇桃,肉甜味美,食之可延年益壽。桃下住著兄弟二人,哥哥叫神荼,弟弟叫郁壘,他們爲人正直,力大無比,凶猛老虎爲他們護林看桃,野牛嶺上有個野大王,心狠手毒,喝人血,吃人心,殘害百姓。一天,野大王派人到度朔山上索取仙桃,被神荼、郁壘轟走,野大王氣得七竅生煙,一個黑夜,野大王帶領他的信徒裝扮成惡鬼前去報複,被神荼、郁壘用桃條捆起來扔給了老虎,桃木辟邪說法由此而來,同時它也成爲辟邪驅鬼的工具。後來人們爲了驅凶,在門上畫神荼、郁壘及老虎的像,亦有驅鬼避邪之效果,而流傳至今。左扇門上叫神荼,右扇門上叫郁壘,民間稱他們爲門神。

其二,傳說東海裏有座風景秀麗的度朔山,又名桃都山。山上有一棵蟠曲三千裏的大桃樹,樹頂有一只金雞,日出報曉。這棵桃樹的東北一端,有一概拱形的枝幹,樹梢一直彎下來,挨到地面,就像一扇天然的大門。朔山住著各種妖魔鬼怪,要出門就得經過這扇鬼門。每當清晨金雞啼叫的時候,夜晚出去遊蕩的鬼魂就必須趕回鬼域。在鬼域的大門兩邊站著兩個神人,名叫神荼、郁壘。如果鬼魂在夜間幹了傷天害理的事情,神荼、郁壘就會立將它們捉住,用繩子捆起來,送去喂虎,因而所有的鬼魂都畏懼神荼、郁壘。這樣在民間就流傳開用降鬼大仙神荼、郁壘和桃木驅邪、避災的風習。他們用桃木刻成神荼、郁壘的模樣,或在桃木板上刻上神荼、郁壘的名字,挂在自家門口,用以避邪防害。這種桃木板被稱做“桃符”。

三、新年納余慶,嘉節號長春

直至孟昶在桃符上題寫了對聯後,桃符就由原來驅魔除鬼的字牌,變爲作者用來表達某種主題思想的一種特殊文體,這便是“春聯”的開端。一般認爲,聯語始于五代的後蜀。 說法有四: 

首先是 《古今詩話》雲:“昶子善書禮,因取本宮冊府書雲:‘天垂馀慶,地接長春’一聯,文學于茲萌芽。”按此說,則聯語爲“天垂馀慶,地接長春”,作者乃孟昶之子孟喆。黃修複《茅亭客話》所載同此。 

其次有 《洛中記異錄》雲:“孟蜀于宮城近側,置一策勳府,時昶之子喆居之。昶以歲末自書桃符雲:‘天降馀慶,聖祚長春。’喆拜受,置于寢門之左右。”按此說,則聯語爲“天降馀慶,聖祚長春”,作者乃孟昶本人。 

《談苑》雲:“辛寅遜仕僞蜀孟昶,爲學士。王師(注:宋軍)將致討之前歲歲除,昶令學士作詩兩句,寫桃符上。寅遜題曰:‘新年納余慶,佳節號長春。’”按此說,則聯語爲“新年納余慶,佳節號長春”,作者乃辛寅遜。 

《宋史●蜀世家》則雲:“孟昶每歲除,命學士爲詞,題桃符,置寢門左右。末年,辛寅遜撰詞,昶以其非工,自命筆雲:‘新年納余慶,嘉節號長春。’”此說聯語與《談苑》說同,但作者已非辛寅遜而是孟昶了。《宋史●五行志》和《蜀梼杌》所載同此。

明清以來,一般都采最後一種說法。“末年”,指孟昶“歸宋前”一年,即宋太祖(趙匡胤)乾德二年(公元964年)。從這時起,過春節貼聯語,漸成一種民間習俗。王安石《元日》詩“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”,足以證明這一點。 

這副對聯的含義是什麽呢? 從字面上看,納即享受;“余慶”,舊指“先代的遺澤”,《易經●坤●文言》:“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。”上聯的大意是:新年享受著先代的遺澤。下聯的大意是:佳節預示著春意常在。 這樣看來,此聯只不過是迎春祈福之辭,沒有什麽新意。極其有趣的是,盡管人們都認爲它是迄今所見記載最早的聯語,但它如此出名,並非由于它是首創,更不是因爲藝術水平高,而是宋人認爲它是谶語,預示了宋將滅蜀。 公元964年春節,孟昶作此聯,965年,宋太祖趙匡胤派兵統一了後蜀,將孟昶等擄走,同時委用了一個名叫呂余慶的人去做後蜀的都城成都的地方長官。另外,宋太祖已于建隆元年(公元960年)將自己的生日即每年的農曆二月十六日定名爲“長春節”,即所謂“聖節”。孟昶降宋之時,正是宋太祖誕辰之日。這種情況與聯語是一種巧合,還是預先知道,今亦不可考了。不過,孟昶寫下的這副春聯在我國對聯發展史上留下了重要的一頁,卻是無可否認的。

  • 微笑
    微笑
  • 流汗
    流汗
  • 難過
    難過
  • 羨慕
    羨慕
  • 憤怒
    憤怒
  • 流淚
    流淚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鄭鐵峰
責任編輯:趙安生
複制網址 打印 收藏
0

已有0人發表了評論

網友評論
  • 浏覽
  • 評論
新聞排行